诞生仪表之乡的下五镇

2019-07-25

金湖县的东南片,过去是有名的高邮西北乡,人们又称这里的地域是“下五镇”,这里的居民是“下五镇人”。下五镇,是高邮湖边属于高邮的五个集,它们是韩家桥集、塔儿集、夹沟集、太平集、横荡桥集。“桥”又称为“镇”,是因为历史上,作为商业区的“集”与“镇”,界限不太明确。一般规模大的称“镇”,小的称 “集”;敬称时称“镇”,普通场合称“集”。五个集称为五个镇,就是敬称的结果。下五镇的称呼,清初就可能已经出现,《高邮州志》(嘉庆)已明确载入五个集的名称与方位。金湖南部,西南部均与安徽接壤,到了清代后期,苏皖边界集市交易日益活跃。为便于小贩赶集摆摊与百姓上街买卖,地方士绅公议,按照五天一个集期,排出五个较大的集镇来。重排结果,下五镇变成了金沟集、塔儿集、韩家桥集、银集、涂沟集。既有下五镇,又在西部排定了上五镇,分别是黎城镇铜城镇、东洋镇、马坝镇永丰镇。不论何种排法,韩家桥集都是下五镇的代表。不说韩家桥,似乎就不说下五镇,不说东南片。

韩家桥镇以为名,这在下五镇本也不见怪。这里是典型的水乡,沟河港汊密布。有沟河港汊,势必要有桥。这一带远近叫得上名字的就有横荡桥、扬陆桥、夹沟桥、太平桥、湾桥、小桥、朱桥、胡桥……每一座桥都有它的一段来历,韩家桥似乎更加特别些。

清雍正二年(公元1724)修成的《高邮州志》明确记载:韩家桥,在平阿东村。接下来的注文是:民韩念春建,张承位修。一座桥能在州志中有如此多的的文字记载,本身就显得韩家桥的不凡,但这毕竟显得太简单。民间传说,韩念春是位木匠,手艺精湛。他看到这一带的居民因河所隔,往来十分不便,便立志在有生之年造座桥。木工的收入是微薄的,尽管他节衣缩食,但仍相差甚远。眼看自己已到垂暮之年,不得已找来自己带过的徒弟,又通过徒弟在民间募集,终于建起了大桥。老木匠心愿已遂,含笑辞别人世。居民们为他的精神感动,就将此桥唤作韩家桥。

韩木匠造的桥,是一座宝桥,一个小集镇因桥而兴。顺理成章,小集镇也就以桥命名了。韩家桥又省称韩桥。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建过韩桥公社、韩桥乡,今天是韩桥镇。本文既然讲的是它的历史,就仍用本名家桥,还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

韩家桥地属高邮州,与州城高邮有数十里高邮湖相隔,进城非船莫属。一道渡口也就设在韩家桥,称之为韩家桥义渡。雍正《高邮州志》上说:该渡由居民杨春茂徐秀共同置办,并置田20亩作为船工的工资。后此船破损,渡口不存。到了康熙年间,居民张六符个人捐资置渡船1只,又募捐购置渡船3只,以方便韩家桥以及下五镇居民往来高邮州城。这里成为一方的交通津要,也成了小集镇发展的催化剂。

流传在盱()、高()、天()、宝()一带的一首民谣说:穷铜城,富龙岗,韩家桥的银子动船装。这虽说有点夸张,但韩家桥富甲一方却是事实。

韩家桥的富是有它的历史原因的。明代中叶以后,商品经济空前活跃,在手工业比较发达的苏南一带,资本主义已经开始萌芽。地处水路津要,又加上头脑精明,韩家桥得风气之先。下五镇以及周边一带盛产大韩米。韩家桥人动起把产品变成商品的脑筋。他们开起了粮行,敞开收购农民们所生产的稻谷,又将稻谷北运淮安、徐州,南运扬州、南京、镇江。这些粮行,各自有常备的运粮大船五六条。不仅下五镇一带,而且属宝应的银集、涂沟甚至三河北的应集,属天长的龙岗、小关等四乡八镇的农民都将粮食运来出售。夏秋售粮季节,日吞吐量达百石以上。这一流通,方便了农民,促进了三麦、水稻生产,也为粮行老板们积累起雄厚资金。以致于在民歌《高邮西北乡》里,粮行(民间称为陆陈行)小老板成了男主人公。这也可以看出粮行的影响。

韩家桥有一门姓徐的大姓,据传是明朝开国元勋中山王徐达之后。明太祖朱元璋在应天(南京)称帝后,设计炮打功臣楼,但被军师刘基识破,并密告徐达。徐达亦深知狡兔死,走狗烹之训,就来了个狡兔三窟,将其后人由应天暗迁苏州南门。朱元璋也不是那么好蒙的。他怕徐氏后裔谋反,索性以疏散流民垦荒为名,将南门外居民赶往边远的高邮湖西。徐氏来自都市,商品意识特浓,拉生产,做买卖,财源广进。到明代后期,已成为这一带的巨富。在中国这个传统的以农为本的国度,做生意、发横财,属于下九流,是要遭人白眼的,有富也不能露富。但又总不能把死钱放在那里。徐氏毕意是徐氏,他们故意对外放风说:徐家在祠堂里得到了一匹金马。小道消息满足了一些的猎奇心理,一传十,十传百,闹得尽人皆知。其实,这恰恰中了徐家圈套,徐家轻而易举地从后台上走前台,以祠堂一部分房屋为门面,开起需要巨额本钱的当铺,经营起更大的生意来。

抢风气之先,是韩家桥人致富的秘诀。而改革开放,更使韩家桥人如虎添翼。20世纪80年代初,发展社队工业,韩家桥办有一个只有7名职工的热工仪表厂,生产流程是购进现成的电器元件,再焊接成简易的电阻、电偶,很不起眼。可让你想不到的是,就是这家小厂,经营者聘请24名教授、工程师担任技术顾问,与全国17家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建立协作关系。奇迹终于出现了,1986年该厂生产出铂铑丝,有一种还达到IEC国际S型分度标准,受到国家有关部门嘉奖,一举成为国内生产铂铑丝的专业厂家。一时间,韩家桥出现头十家仪表厂,被誉为仪表之乡。影响所及,全县办起65家仪表企业,下五镇更被称为仪表行为的金三角地带。

热工仪表厂遍及镇周围的村

90年代后期起,开始了小城镇建设热潮。而韩家桥则提前近10年就走这着棋了。从1989年开始,韩家桥着手老集镇的改造和建设,形成四条井字形的大街。第一条是将称为古镇路的南北向老街,由宽仅4米,一下子拓宽到16米,又往北延伸580米,延伸段更宽达32米。第二条是以古镇路北端为中心向东西延伸,新建一条长560多米、宽32米的新街道,称之为建设路。第三条是由建设路的东端向南延伸,跨过韩桥河,新建一条长?500米、宽32米的新街道,叫人民路。第四条由人民路的中心位置向西延伸到古镇路,长350米,宽20米,称之为富康路。接下来,他们又兴办基础设施,安装自来水管道,埋设下水管道,新建公厕、垃圾箱,建起花圃、绿化带,架设路灯,开通有线电视、程控电话。经过建设,镇区面积已达1.2平方公里,集镇居民1200多户、6000多人,其中有200多户建起自家小楼,俨然一座现代化的小城镇。它的作用又何止是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它建的是一座聚宝盆。你看,集镇工商户中,已涌现出冷饮大王饮料大王饼干大王批发大王等等。几年前,金湖县计量仪器厂与台湾摩氏国际有限公司合资,在韩家桥创办了金湖钛田精密铸造有限公司。等待着新兴韩家桥的是项目,是资金,是财富。如今,你要问金湖哪个乡镇最富,除去县城,还是韩家桥的银子动船装

韩家桥东北边,过去有一个叫欣家沟头的庄园,这是一个普通的开有护庄园沟的小村落。但也就在这里,诞生了在江苏以及安徽很有影响的欣氏医派。欣家祖传中医,得韩家桥雨露灵气,乾隆年间开始就小有名气。枝繁叶茂,形成着名的欣氏医派。欣家沟头不仅医界出名,民国年间政界也出了县长欣树声。

韩家桥是典型的水乡,水乡孕痛着甜美水灵的秧歌。从姜燕、戴之尧两先生所搜集的名歌中可以看出,韩家桥的秧歌确实是金湖秧歌的代表。插秧时,在那里随处可以听到高亢明亮又清新优美的秧歌声。你听:

鸡叫头遍离被窝,黑咕隆冬去插禾;

四爪抠泥多辛苦,不唱秧歌瞌睡多。

这是四句头调,每句七字,四句一段,曲调舒缓柔美,既适合叙集,又方便抒情。

我跟姐姐隔芦笆,姐姐爱我我爱他;

姐姐爱我会种田,我爱姐姐会当家。

好姐姐,不如两家并一家。

这是五句半调,是在四句头基础上,加半句衬句和一个收尾句构成。半句初句起提示作用,收尾句则点明主题,妙不可言。

我与妹妹隔条河,妹妹放鸭我放鹅。

我帮妹妹,?妹妹帮我。

鹅鸭合趟,?哥唱妹和。

专业户对专业户,哥妹二人情意合。

这是抢八句调,也是在四句头基础上,中间插入四句快板式念白,使句式经,容量加大,内容更加丰富。

秧工姐,加把劲,赶快上趟;

栽黄秧,抢节令,莫误时光。

这是串十字调,两句一段,每句一个字,每句三顿,节奏短促明快,似行云流水,奔腾而下,自有一股荡人心魄的力量。

唱秧歌是要打鼓的。通常一人唱,另一个人打鼓。这种打鼓代你咯哪,等等。一段秧歌的开头与结尾都要打鼓五句半串十字调的中间也要打鼓。这种打鼓,既像过门,又似唱和,使气氛特别浓烈。

在韩家桥一带,除了以唱代鼓外,还有真家伙锣喜,这就是秧田锣鼓。这不再是妇女们边插秧边唱歌了,而是由职业性质的锣鼓师傅在秧田边演唱,内容与形式也就复杂得多了。在秧田边,锣鼓师傅中一人持鼓,一人持锣,以鼓为主,锣随鼓行。打鼓师傅石手以杖敲鼓,可敲出轻重缓急、快慢长短的鼓点,左手则轻拊鼓面,随鼓声拍出节拍、鼓点。边敲边唱,热热闹闹。有一种用来打唱下趟锣鼓、收工锣鼓、中途休息锣鼓的花香鼓?以鼓点与拌和不同,分有?72?套。锣鼓师傅们凭着丰富想象力,将这些鼓点分别叫作三个一阵风老牛奔田埂蛤蟆跳井栏螺丝切脚蚂蚱伸腿鸳鸯双点头金鸡啄食老树盘根猴子偷桃鲤鱼穿浪乌龙戏水,等等。锣鼓师傅一下田,插秧人就兴奋异常,工效倍增。

韩家桥真是一座多彩的桥,多么耐人品味,又多么耐人解读。